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天长市民生活论坛-天长市民喜爱的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精彩推荐

查看: 916|回复: 7

少妇征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8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时光如金黄的流沙,从我们指缝流走,一粒一粒的消散,乐谱完美抵不住旋律的流动;

岁月是无情的萤火,从我们视线飘过,一团一团的灿烂,在离开时总不忘带走寂寞的灵魂。

时间穿过宿命的转轮,覆盖住纷繁的凡世,事过境迁,所有的种种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愿时光不老,愿故人不散,愿父母幸福安康,愿爱我的人青春永驻!愿时光不老,愿故人不散,愿父母幸福安康,愿爱我的人青春永驻!今天说的故事是真实的,只是人名、地点和故事某些情节作了改动,怕惹上是非,如果这样还有人要对号入座,我只能呵呵了。闲言碎语不要讲,今天的少妇小梅闪亮登场:
此刻少妇小梅正站在天长西门新城门边望着一大片拆迁后的废墟,心中五味杂陈。。。天蓝色的紧身牛仔裙,遮不住身体里蓬发的年轻的气息: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睫毛,使她那梦幻般乌亮动人的大眼睛平添妩媚。高耸的胸、杨柳蛮腰、圆润的臀部,高低起伏错落有序,乌黑油亮的秀发随意地披散在那对丰满上,在烈日下熠熠闪光,而又略显柔弱,让人心生怜惜。

32岁的小梅,犹如一个成熟的水蜜桃,正是魅力四溢的年华。

四月的阳光媚媚的、四月的风暖暖的、四月的人软软的,但小梅的心和男人那啥一样,绝对是硬邦邦的。

回想起过去的10年,小梅仿佛是做了一个梦,梦中醒来,还是原来的自己,不对,已不是原来的自己!

小梅打小在老西门长大:西门桥、天后宫、砖井巷、城西小学、老市口到处都留有她童年的记忆,直到考上淮南师院,淮南师院是个教书育人的地方,这里面可算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但在里面的行走的衣冠楚楚风度翩翩并不都是道德君子,郭春恰算其中之一,教书且不谈,遇到漂亮女生他育人的欲望就蓬勃而出了。

有看官就说了:哎呦我草,坏人怎么都让你的少妇赶上了。非也非也,这是命途多舛的少妇都被我赶上了,偶也不想啊,确实在单纯美丽的小梅一脚迈进淮师大的门槛时,就让这牲口惦记上了。打第一眼看到小梅,郭春眼睛就是一片炙热,好在他脸上的眼镜挡住了绿莹莹的淫光,现在打黑除恶主要针对的是光头、纹身、戴金项链的,戴眼镜的不在此列,如果说在的话,这孩子第一个算怀疑对象。

郭春好像是盱眙人,至于确切地方就不说了,怕对号入座,为了追小梅,郭春充分发扬了死缠烂打不要脸的泡妞精神,除了清明和七月半,无论哪个节日都是他的情人节,隔三差五地约小梅,送花、送化妆品、送衣服。。。只差家里的老娘不能送,虽然被拒绝无数次,可这家伙皮厚,加上父母给他一个好皮囊,刚离开父母踏上高校不谙世事的小梅哪架住这样的攻势啊,在大学快毕业的那年,小梅一不留神,在一个夜黑风急、细雨淅沥的520之夜,城门失守。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处女变大嫂。

人性本善,那一夜郭春坐在床上嘴里叼着烟,看着身边熟睡的小梅,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努力,把以后的日子过好。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毕业后郭春凭自己的努力和家里的关系在盱眙某中学当上了一名教师,小梅回天长在家里的厂里帮忙。

天长,鱼米之乡,经济发达,老百姓生活富裕,哪像盱眙,虽说是江苏,可那里的老百姓经济水平比天长差多了,不然也不会出现宁淮高铁立项时有个别盱眙市民不甘心到处煽风点火。特别是郭春的家庭条件真心的不是很好,小梅的父母强烈反对小梅和这个盱眙小纰漏筒子谈恋爱,他们打心眼里看不起郭春,总觉得这小子一肚子花花肠子。

郭春每到学校休息时就往天长跑,父母看着女儿看到那个小老爹含情脉脉的眼神,潸然泪下,罢了罢了,这闺女不理解父母的一番苦心啊。结婚那天,父亲听着大门外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一声叹息:炮仗一响,这个姑娘白养!虽说盱眙和天长不远,但哪能方便相互照应啊。

婚后的日子无疑是甜蜜的,郭春每天嘘寒问暖、呵护备至,小梅爱吃的不爱吃的都往她嘴里送,他包揽所有家务,一丁点委屈不让小梅受。一晃两年过去了,两年的时光说长也长说短也短,父母都催着说该要个孩子了,这两年来郭春也算是个称职的丈夫,于是二人积极备孕,小梅很快怀上了。

可自打小梅怀孕后,小梅发现丈夫变了,这个细心得上厕所小便后都要用卫生纸揩揩小兄弟头的男人变得有点陌生了,每天早出晚归,偶尔还带着酒气、烟气、脂粉气,面对小梅的质问,郭春总是以陪领导同事聚会各种理由搪塞。直到债主上门,小梅才知道丈夫已经输光了这些年来的所有积蓄,还欠下一屁股债。

小梅悲痛欲绝,想着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就要面对这种环境,小梅一心要打掉孩子,郭春跪在小梅面前痛哭流涕,求小梅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痛改前非。小梅一时心软,痛骂一顿之后又在郭春的软磨硬泡之下缴械投降了。然而数日之后的一个晚上,郭春又迟迟不归,小梅电话催促多次,他只说在同事老王家吃饭,小梅苦等至深夜,约莫已经猜到郭春又旧病复发了,一怒之下披上一件外套挺着大肚子去往老王家。到了之后便看到郭春挥汗如雨的在赌桌上大展拳脚。小梅怒火攻心,也仗着自己有身孕郭春不敢怎么造次,一把拉起丈夫就走,郭春一搡,赌桌上台布被带落下一半,牌九香烟钱散落一地,郭春猛地站起来:一声清脆的响声,一巴掌扇在了小梅脸上。

泪水夺眶而出,小梅捂着脸高一脚低一脚的踩着夜色离去。一帮赌友议论纷纷:自家老婆自家驴,任我打来任我骑,还反了天了,管起老公了云云,于是赌钱继续ING。。。

等到赌局结束,郭春到家已经凌晨三四点了,发现小梅不在家,犹豫再三,还是出了门顺着到赌场的路找去,结果发现小梅倒在路边,身体多处擦伤,送往医院之后,孩子没有保住,是一个男婴。

婆家人骂小梅心如蛇蝎,在外面不给男人面子,对自己男人看管得太死,郭春怪小梅作,把儿子作死了,扬言要杀了她。大多数贫穷落后的地方,人的思想也比较顽固僵化保守。这里奉劝一下天长的姑娘,找男朋友千万要优先考虑天长的小伙子啊。

于是婚自然是离了,娘家人暗自垂泪将她接回家中静养,却总被邻居各种说三道四旁敲侧击企图打听出一些细节以惊艳他们平淡的生活。

小梅终是忍不住离家到外地打工,打工期间认识了邻县来安一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子老李。老李离异独自一人,虽不善言辞,却总能在小梅无能为力的时候给她一点支撑,后来在大家的撮合上,两人走到了一起,婚后的生活平淡而幸福,小梅的脸再次变得容光焕发。小梅和老李准备要一个属于他们的孩子,这才像一个完整的家。

温饱思淫欲,古人诚不我欺也。互联网让心的距离变远,却把人的距离拉近。昔日的同窗建了一个微信群,把当年的同学都拉了进去,大家平时热情的聊着过往聊着现在聊着将来,都努力炫耀自己过的多好。然而仅仅在微信群炫耀,远远满足不了个别人的表演欲,于是有人提出同学聚会,小梅本不想去,征求老李意见,老李说没关系,你出去散散心也好。

等到同学都到齐了之后小梅才忽然记起,郭春也是同学之一,当着大家的面,小梅也不好拂袖走人,又有好事的做和事佬,说夫妻缘尽还可以做朋友,拉着小梅和郭春一杯抿恩仇,然而这恩仇太深,一杯难泯,最终小梅在一杯又一杯中释怀了,因为她已经醉的人事不知。

次日醒来的时候,小梅发现自己赤裸的躺在宾馆里,旁边满脸胡渣的郭春睡的春意盎然,流了一滩口水,小梅愣在原地半晌,准备无声无息逃走的时候,惊醒了郭春,郭春一脸淫笑说又不是没被老子睡过,小梅穿好衣服逃回来安,面对嘘寒问暖的老李,心中百味杂陈。

小梅怀孕了,老李乐的合不拢嘴,在老李的滋润下,小梅也渐渐忘记了同学聚会上的插曲。后来孩子出生了,孩子会走了,脸也长开了,老李觉得孩子既不像小梅,也不像他。。。老李嘴上没有说啥,但是怀疑从未放下,按时间估算,小梅怀孕的时候也就出去参加了一次同学聚会。在孩子六岁的时候,老李偷偷去做了鉴定,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回来后一杯苦酒喝到午夜,抓起熟睡中的小梅怒目圆睁,脸憋得通红就骂了一句“婊子”,丢下小梅去睡了客厅。

婚自然又离了,孩子的归属成了问题,小梅打电话给郭春,郭春无耻的说,那天上你的还有王恩,付易,老子是最后一个,你怎么不去找他们,孩子不可能是我的。

最终,老李一声叹息之后,留下了孩子。六年多的父爱付出,再多的屈辱,抵不过孩子那一声软软糯糯的爸爸。

小梅孤身一个人回到了天长,西门拆迁了,可是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还是那么的亲切,最美不过夕阳红,最好还是家乡人。

美丽、善良、贤淑的她,房子拆迁政府补偿给她家里三套房子,父母就她一个孩子。

房子她有,钱她也有,孩子她也能生,她现在就想在美丽的家乡找个能照顾她给他一个家的好男人。



各位看官各位纯爷们,谁愿意来照顾她?
祥和种子酒(详情点击)
发表于 2019-5-28 11: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这么看滴,如此娇娇可人的美少妇,楼主还是收了吧
发表于 2019-5-28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女人还愁嫁?
发表于 2019-5-28 16: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夏天到了,大自然开始活跃起来了
发表于 2019-5-28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少妇又出来了
发表于 2019-6-3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女同志,同学聚会能喝的酩酊大醉,还被人带到宾馆,也算奇葩了。
发表于 2019-6-6 17: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家关心她一下,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